石乃文

石乃文走过的青春留下的岁月荒不荒唐-浪茨青春文艺

石乃文如果说,青春在宣纸上,焕彩,泼墨,提笔勾勒,定要搞事情,摆出架势翻云弄雨,哇哦,好亮丽的天空,好不羁的人生……等到时间沉淀,慢慢等,终会明白,或许那就是自己吧。
还记得,那个时候,青春年少,心高气傲,很多人看不爽,很多事不依循,爱与被爱论心情,伤的人,爱的心,尽显荒唐。而某天,却喜欢了,一女孩,她清丽脱俗,温柔,相处很舒服,让久久缺爱的荒草疯狂生长,以至于有点穿越墙梁的张狂。汉省的冬天,极冷,我起了兴儿去找她,迢迢地过了曲曲折折的长堤,过了瘦瘦细细的小桥,过了雪夜纷飞的站台……然后一个人回来了。
我们都相信,在锦绣年华里,有的是无果的爱情,有的是无悔的青春。可是,在一个人的内心里,会演绎得烽烟四起。

人生最好的时光里,总让我们犯上一些痴,或者傻。总会无视规矩方圆,我行我素,一条道躺直了也要走到黑,直至撞墙。为什么好好的书不读,好好的路不走,偏要拐进了一个人,心慌慌地,到荒僻的郊外,或者无人的滩头,喝酒,抽烟,吹牛逼,谈着离爱情或远或近的话题。放着身后一大帮亲人的心焦不顾,还以为自己是快仙了,从一群泥人里超脱雾化而来,其实,多像一个逃到苦寒边塞举旗的叛军。
都是这样吧,总要绕过那些成长的路、那些回忆的桥,到最后,才会释然,才会有这内心的清朗自在。不过回头想想,也就那样,青春,毕竟是人生的开场。刚开场,自然紧张,自然做不到张弛有度,自然是拿得起却还不能放得下。
细数,那些一意孤行的欢啊,那些惊雷一样的爱情,那些豪语旦旦的誓言呀,绝对,突兀。像初学绘画的小学生,桃红,草绿,用得太过纯粹,红就红到明艳灼人,绿就绿到漫漶无边,不留白,不后退,只会一笔又一笔地添。到后来,才惊觉,是白辛苦一场。

或长或短,在那些美好的时光里,我们,一意孤行痴傻了多少回,寂寞地寻找,盲目地执著,问结果,或不问结果。哪一段青春不荒唐!哪一场爱情不受伤!好在,还有后来;好在,还会长大,都会放下。
或昨昔,或将来,或眼前,我们青春热焰都会被浇灭,爱情啊,因此埋下深根,然后,等待发芽,成长,幸福,我们叫它荒唐岁月续集!
就让那些惊天动地的荒唐岁月,都可以化作后来素淡绵长的回忆吧。